日本大片免费观看_日本一级2019免费_久久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域名:
广告合作邮箱: haoym1@outlook.com

红楼圆梦 1-7

红楼圆梦 1-7 "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8-11 08:28 编辑
第一回 小顽童梦里开心智 荣禧堂院前戏金钏

    京城一街市之中,传来四更的响声,街道不似白日里繁华,人烟阜盛。街北
一座府邸前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大书"敕
造宁国府"五个大字,这座府邸旁不多远还有一座大宅,照样也是三间大门,这
便是荣国府。在荣国府内院之中一间厢房内,一名男孩正依偎在一少女怀里沈睡
着。本来睡得香甜的男童突然眉头一皱,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梦境之中,阳光明媚
的院子里男孩正和自己的姐姐妹妹在追逐打闹,周围站着服侍的丫头和婆子。一
时间院子内充满了孩子们的嬉笑声和婆子们关切喊声, 这群孩子最大不过十多
岁,最小的只有四五岁。
      
    其中一个婆子喊道:“小祖宗们,你们慢点跑,可别摔着了。”可这群孩子
那里会听,反而追逐打闹得更兇了,结果没一会儿那年纪最小的女孩便摔倒了。

    男孩忙跑到女孩身旁,抱着女孩急急的问道:“探春妹妹,可摔疼了,快让
哥哥瞧瞧有没有哪里伤着了。”说完就关切的在女孩的身上查找着。看到探春艳
丽的小长裙破了一条小口子,肉乎乎的手掌擦伤处更渗出血珠,心疼的连眼泪的
都流出来了。

    本来摔倒的小探春不但没有哭泣,见到男孩流泪反而甜甜一笑安慰道:“二
哥哥,探春不疼的,二哥哥快别伤心了。”

    男孩却道:“知道探春妹妹要强,但是你看看都流血了,还说不疼。”

    说完后觉得奇怪,不见周围婆子丫头上前查看。一回头刚刚院子里满满的人
都不见了,便转身查找。就在这时突然天空乌云密布,随之而来就电闪雷鸣狂风
大作,这种光景就连小探春都吓得紧紧抓着男孩的手,男孩感觉拉着自己瑟瑟发
抖的探春,正要转身抱住妹妹,结果一回头空无一人,哪里还有探春的影子。男
孩正想大声呼叫被一声惊雷打断紧接着闪电划破长空,男孩只得转身朝房间跑去。
本该出现在眼前的应该是自己的房间,结果却来到了一处山顶。这下男孩彻底慌
了,吓得嚎啕大哭起来。

    “贾宝玉”

    本已六神无主的男孩听到有人在唤自己名字,便寻找声音的来源,寻了半天
也不见半个人影,正以为自己听错了。

    “贾宝玉”

    这一次男孩听得真真的,声音是从天上传来的,便向上望去,一团白光正漂
浮在空中。

    “你是谁,是神仙吗?”宝玉见这场景,想到那些婆子奶娘常给自己讲的故
事里,那些神啊仙啊,都是住在山顶上,便随口说出自己疑惑。

    “我是神非神,是仙非仙,我是言者,也是听者。你可知道你又是谁吗?”

    宝玉前半段还听云里雾里的,什麽神仙听者的,又想起那些故事里的神仙都
喜欢说些自己听不懂的话,便认準了这白光是神仙。既知道自己的名字偏又问知
道自己是谁,只得怯生生的回答。

    “我名叫贾宝玉,是荣国府贾政二子。”

    “此刻你还没开窍,自是不知,我却知你前世今生,甚至你的由来。”声音
刚落白光一闪,周边的环境又回到荣国府,宝玉见回到自己的家中正要高兴,却
见一队队官兵沖入自己的家里,将自己的父亲和一众男丁全都押走,又开始翻箱
倒柜将值钱之物尽数搬走。

    “他们……他们这是要干什麽。”一个孩子哪里见过这个阵仗,宝玉正要问,
又见周边的环境一变,来到一房间内,一鬓发如银衣着华丽的老妇双眼紧闭躺在
主椅上,周边一众女眷有老有少,均是掩面痛哭。见一众人在最疼爱自己祖母面
前又哭又闹祖母却不闻不问,虽不懂发生了什麽,但本能觉得定是不好的事,终
是忍不住痛哭起来。

    待宝玉哭累了,白光的声音才又缓缓响起:“你因想体验这红尘中的人间百
态,才来到这世间。方才先让你窥得一二,还只不过是太仓一粟,只怕后面的悲
欢离合你更是经不起。”宝玉一听还有更可怕的事发生,又想那些故事里神仙总
是能帮人逢兇化吉。便跪倒在地磕起头来:“求神仙保佑,既知我的前世今生,
定能帮我的。”

    白光道:“你的一生本已注定,终不是我所想见的,你若想逆天改命,我便
助你,先传你一门功法助你易经洗髓,待你开了窍,我自会再来找你。”不等回
话,白光一闪,贾宝玉就觉身体一轻,如被人抛起,身体往前一倾坐了起来,睁
大眼睛环视四周,终于发现自己坐在床上。

    “宝二爷,宝二爷,怎麽啦,可是做噩梦了?夜里凉,快躺下,小心着凉!”
一把少女轻柔的声音传来,随后一名长相秀丽的少女便把宝玉揽入怀中。这少女
便是袭人,她原姓花,本命蕊珠。比宝玉大四岁,正是豆蔻年华,她本是贾母四
大贴身丫头之一。这四大丫头自幼跟着贾母,由她亲自调教,这袭人的相貌虽比
其他三位丫头略差些许,但是贾母知她心性纯良,做事最是尽心,又会体贴人,
又觉得房子太大,孩子要有人陪睡,不然易被魇着,又因宝玉不喜欢那些婆子,
就命她服侍宝玉生活起居。因她姓花,宝玉便给她改命袭人。意为花气袭人知昼
暖!

    宝玉也不说刚才的梦境,反而道:“袭人姐姐,你又忘了,我不是说过了吗,
只有你我的时候叫我宝玉便好。”

    “哪怎麽行,你是爷,我是奴才丫头,岂敢直呼!”

    “好姐姐,我几时把你当作丫头,我知你真心待我好,就是像亲姐姐一般照
顾我,你却爷啊,爷的叫,显得生分!你若不叫我宝玉,我便生气了。”说完便
将头扭到一边。

    袭人听了这话心里一暖道:“好,好,好!宝玉!宝玉!这样可好?”

    “这才是我的好姐姐!”宝玉转个头在袭人红唇上亲了几下,说完就躺回床
上。

    “宝玉且等一下,既然醒了,先把尿撒了,不然又得尿床。”说完把宝玉拉
起来又将一件小褂与他披好。然后让宝玉站在床边将他的里裤除下,下床将一旁
的夜壶拿起放到宝玉胯下,宝玉尿完后正要提起裤子。

    袭人忙阻止道:“且等会,尿完要擦干凈。”先将夜壶放回原处,拿起另一
边的湿帕将宝玉的阳物仔仔细细的擦拭一番,当触碰到露在外面的马眼处宝玉便
颤抖一下。清理后两人都重新回到床上,袭人又将宝玉拉入怀中将被子掖好。宝
玉闻着袭人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少女体香,由于宝玉侧爬在袭人的怀里只有一只
手能动,便从袭人后背缓缓的抚摸,感受少女丝滑的肌肤。袭人只觉一阵微弱的
酥麻感随着手游走流变全身,正享受这轻微的快感,却发现那只手已经摸到了自
己的屁股上,慌忙一把抓住那只手。

    “好好睡觉,不许闹!”

    “好姐姐,我那劳什子你收在什麽地方?”

    “我用丝巾包好放在枕头下,平日里你最不喜欢这宝贝,非要人家亲亲抱抱
才肯带,这会子怎麽想起它来?”袭人见宝玉不答,以为只是孩子心性,也不在
追问。

    宝玉说的劳什子便是通灵宝玉,这通灵宝玉说来还真是件奇事,当年王夫人
生下宝玉之后,发现孩子口中尽衔住一块通体翠绿的玉石,这玉晶莹剔透不含一
丝杂质。贾府上下都觉得这定是宝物,可偏偏宝玉觉得如果这真是宝物,应该人
人都有可偏偏只有自己有,便觉这不是什麽好东西,平日里都是袭人好说歹说又
亲又抱才勉为其难的带着。等了一会见袭人呼吸均匀,才从枕头下取出通灵宝玉,
将其含入口中,照着神仙传授的摒除杂念,不多时就觉得从玉中有一股若有若无
的热流顺流而下一直到小腹,宝玉把腹中的热流安法门慢慢的运行到四肢百骸,
当运行一周后宝玉觉得全身舒畅说不出的受用,反複运行三周后才停下来,将玉
取出包好放回枕头下。

    因为习练功法宝玉睡意全消,便开始欣赏起眼前的袭人,看着看着便轻轻抚
摸起袭人的面容来。从眉头摸到鼻尖,又捏了捏嘴唇,紧接着又将手探入袭人的
抹胸内摸到了那柔软的乳肉,别看袭人年纪不大可是乳房却发育得初具规模。在
袭人的玉乳上游走的手指终于触碰哪凸起的乳头。像得到新玩具一般一会用拇指
和食指轻捏,一会又用指甲轻刮,袭人便发出细小的鼻音。宝玉不停的玩弄哪因
为刺激而发硬的小乳头,之后又顺着平坦的小腹鉆入亵裤内继续向下探去。宝玉
前几天无意间偷看过姨娘洗澡,隐约知道男女下面是不一样的。大人和小孩更是
不一样的,姨娘胸前哪沈甸甸的奶子可不是现在的袭人可以比的,最让宝玉吃惊
还是姨娘下体的哪浓密的阴毛,现在想知道袭人下面可也有一样毛毛?当宝玉手
指触碰到阴阜上稀稀疏疏的阴毛时,便以为大概女人下面是会长胡子的,又一想
女人下面没有小鸡鸡,那麽她们下面是什麽样子的。还好袭人此时双脚微分,不
然可要费一番功夫。手继续向下摸去手指却触碰到一个凸起小肉芽。这一碰不要
紧,之见袭人身子微微一颤,口中更是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

    这反应吓了宝玉一跳,以为把袭人吵醒了,赶紧收回手紧闭双眼假装睡觉,
过了好一会发现没有动静才睁眼偷偷的瞧。见袭人眉头轻锁,红唇微开,依然沈
浸在梦乡之中,又壮起胆子将手伸向刚刚侵犯的地方。这一次宝玉要仔仔细细研
究袭人的羞人之处,用手指小心翼翼的触碰哪如珍珠般的凸起之物,感受和乳头
不同触感。随着手指的挑逗,袭人气息加重开始轻轻的扭动娇躯,口中更是传出
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宝玉的手指继续向下滑去,陷入一条肉缝之中,这一触之下
宝玉便是一惊,将手抽出放在眼前,看着手指上晶莹的液体。

    宝玉心里想道:“难道袭人姐姐尿尿了?”将手指放到鼻闻了闻,没有想象
中的尿骚味,倒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气味却也不觉难闻。转念一想:“这丝滑浓稠
的手感倒是和口水有几分相似,哪肉缝摸着像是嘴唇,女人的下面又有胡子,难
道是一张嘴不成。”

    满心好奇的宝玉迫不及待的又在袭人的蜜唇上来回探索,果不其然在哪肉唇
之中找到一道小小的洞口,宝玉刚为自己的新发现感到欣喜,就感觉到这洞口不
但往外冒着热气,还有阵阵溪流缓缓流出。宝玉想用食指将哪留着口水小嘴堵住,
谁知这小嘴刚一接触异物,嫩肉一缩将食指的手尖包住,又有一股吸力想要将手
指往里吸。宝玉觉得手指像真的被一张小嘴嘬住来回吮吸,忍不住用指尖上下拨
弄。

    “嗯……啊……!”袭人的呻吟声一下由底转高,痛苦中夹杂着快乐,宝玉
从来没有听袭人发出过这种声音,只是简单的一声却听得心神一蕩。一个孩子第
一次对女性的身体产生出异样的性趣,直玩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才抱着袭人沈沈的
睡去。

    清晨太阳刚刚升起袭人便醒了,看着紧紧抱着自己的男孩,一股幸福感充满
心间。正準备起床梳洗,就觉两腿之间一片丝滑,吓得袭人急忙用手一摸,大腿
根虽然湿湿的却又不像是尿床了,难道和昨晚哪奇怪的梦有关,想到梦里发生的
事顿时羞得小脸通红,“不行,得赶紧换好衣服,不然让晴雯哪蹄子看到了,还
不知要怎麽取笑人。”起身下床又为宝玉把被子盖好,才急急忙忙的将弄脏的亵
裤换下,又和一些準备清洗的衣物混入在一起放到盆里,拿起盆出门去準备梳洗
完后伺候宝玉起床。

    贾宝玉自从得到那神奇的功法后,每晚都会偷偷习练,半年间犹如脱胎换骨,
不但身体强壮了不少,更是一扫以往柔弱的气质,头脑更是开了窍一般,不但读
过的书籍过目不忘,还学起琴棋书画,医经药理,贾政为他请的各种先生只需一
个月便教无可教,时常被问得哑口无言。没多久就在京城里传开了,上至王孙贵
胄,下至平民百姓都知道荣国府内贾家出来一个衔玉而生神童。

    贾政本还有一长子,名为贾珠,自幼才华横溢,也受贾母史老太君喜爱,娶
妻后本打算去考取功名,哪知一病不起,英年早逝。贾政本希望宝玉如他兄长一
般,谁知此子因含玉而生又生的漂亮,被贾母视为心头肉,又因贾珠早逝,便要
来由她亲自抚养,从小娇生惯养又不喜读书写字,只知同姐妹和丫头一起玩闹。
气的贾政从不给他好脸色,但是老太太护着不好打骂。不过这半年贾政对自己这
个儿子甚是满意,不止同僚就连王爷也夸他教子有方,倍感有面子的贾政虽然在
宝玉面前依然不茍言笑,但也不似以前那样对儿子的行为太过苛责。

    话说这日,贾宝玉如往常一早便先给老太太请安,然后在书房中给父亲贾政
请安后,便準备去给自己的母亲王夫人请安,不多时来到荣禧堂,王夫人正坐在
堂中吃茶,一见宝玉忙唤他进来,宝玉恭恭敬敬请完安后,挨着王夫人坐下一头
鉆进怀里,王夫人放下茶杯将宝玉抱紧摸着头笑道:“我儿来的正好,为娘正有
事找你。”

    “太太有何事找我。”

    “年前去庙里烧香,求菩萨保佑老太太福寿安康,我们家族兴旺,也保佑保
佑你,这半年你倒是让人省心不少,老爷虽然在你面前不夸你,但是背地里却时
常提起你。本早就该去还愿,可一直拖着,昨夜里我还梦见这事,看来不宜在耽
搁了,我身子这几日不爽,就由我儿代唯娘去吧。”

    “那是自然,正好我这几日饮食清淡,只是不知是那座庙宇?”

    “蟠香寺!”(注:为了让妙玉早点登场,就将蟠香寺写到京城。)

    “好,我这就前去。”

    “我儿一路注意,不可生事,另还有一事。”

    “太太请讲。”

    “你那姑苏林家的表妹今日便要到了,我儿早去早回,不可失了礼数。”

    “常听老太太提起这林家表妹,却从未见过,太太可曾见过。”

    “为娘嫁入贾家时,你姑姑还未远嫁,她在家排行老幺,当年可是老太太的
心肝宝贝,后来她下嫁你姑父林如海没几年就撒手人寰,老太太得信后哭得死去
活来,这林丫头是你姑姑独女,想必老太太见了定会疼爱有佳,你可不得招惹。”

    宝玉笑着应允,王夫人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平日里最是喜欢和漂亮姑娘
玩闹,自然不会相信他会乖乖听话,不过这半年幸得菩萨保佑,宝玉越发懂事,
自己在老太太跟前也觉有面子,前几日还有王爷屈尊纡贵来府上走动,见宝玉后
大势称赞,听老爷说还赏了宝玉几件稀罕玩意。

    “为娘还不知道你,也罢,你如今大了,也该知道分寸。”

    母子亲昵的又寒暄几句后,宝玉道:“如果太太没有别的什麽事,那麽我就
出发前往蟠香寺。”宝玉说完就起身来到王夫人跟前行了一礼。

    王夫人向旁唤道:“金钏,送送宝玉。”

    不一会从内厅走出一名身穿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的丫鬟,给王夫人行了一
礼后:“宝二爷,请!”宝玉跟着这名丫鬟向着厅外走去。这名为金钏的丫鬟是
王夫人身边的大丫头,年纪和袭人相仿,身材相貌也不相上下。宝玉走在后面看
着少女的身段,他这半年来博览群书,杂书更是没少看,其中一部没有名字的残
书上记录了一篇阅女术,可从五官判断出女人心性,更能从举止步态看出女人是
否淫蕩。宝玉虽然不信,但是过目不忘倒也记得。

    “金钏姐姐进来可好。”

    “多谢宝二爷记挂我们这些做丫头的。”

    “金钏姐姐你看那是什麽?”宝玉指着道路一旁的假山石道:

    金钏看向手指的方向,除了假山怪石并没有别的什麽,转过头来正想询问,
哪知宝玉早就将脸凑过来等她,两人四目相对鼻尖贴着鼻尖,宝玉不等她反应一
把将其抱着,更含住一片香唇吮吸起来,金钏大惊急忙扭动挣扎,以前只把他当
小孩看待,半年前还矮自己一个头现在已相差无几,如今抱着自己,自己居然脱
不了身,倒是有几分男子气概了。

    “我在想什麽呀,他明明是在轻薄自己,怎麽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刚想
奋力挣脱,哪知小嘴一张一条滑腻舌头尽鉆入了进来,才一会金钏就觉得呼吸空
难,脑子也不清醒了,就连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手也顾不上了,两条腿更是发软,
不是被人抱住,早摔倒在地上了。

    “金钏姐姐的胭脂可真甜啊!”

    金钏听了宝玉这一句犹如遭雷击,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推开抱着自己的人,
脚下一软险些跌倒,好不容易站住身子,眼前的人却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更是又
羞又气。

    “宝二爷小小年纪学些歪门邪道,来欺负我们做丫头的,看我不告诉老爷太
太。”

    “姐姐可是冤枉我了,姐姐还记得以前对我说过什麽?”

    “我说过什麽?”

    “前些年,我见姐姐双唇胭脂艳丽,吵着要尝一尝,姐姐明明说如若够得到
便让我吃个够的。”

    金钏想起那年宝玉缠着自己要吃自己嘴上的胭脂,见他年幼手短脚短够不着
自己,便起了戏耍这模样俊俏的小主子一下的念头。想不到因缘果报,还是落在
他手里。

    “都什麽时候的话宝二爷你还记得。不过一句戏言,你还当真了。”金钏娇
羞的辩解道:

    “金钏姐姐的话宝玉那一句不当真,姐姐吩咐的话自然要牢牢记住。你瞧今
日不是安姐姐的吩咐行事了嘛!”

    “呸……!”前两句听着还顺耳,后一句羞得金钏忙啐了一口。

    “好姐姐嘴上剩余的胭脂也一并让我吃了吧。”宝玉说完就準备上前再次抱
住金钏。

    这次金钏学乖了,向旁躲了几步,又笑吟吟的说:“太太房里事忙,金钏就
不送宝二爷了,宝二爷别顾着贪玩误太太的事。”说完后就转身一溜小跑逃走了。

    宝玉也不纠缠,看了看周遭幸无人看到,自己虽然不怕,但是有人去老爷太
太面前嚼舌,怕是要连累金钏。出了角门向北行了一会来到一片房舍前停下来,
“好几日没见到风姐姐了。”此处是宝玉堂哥堂嫂的屋子,宝玉的堂哥堂嫂乃贾
琏和王熙凤,贾琏是他大伯贾赦的长子,这王熙凤跟宝玉的关系就更近,王熙凤
的父亲王子腾和王夫人是兄妹关系(注:凤姐的父亲没提是谁,就当王子腾,方
便以后描写),所以在没嫁入贾家前就是宝玉的表姐,小时候最是宠爱宝玉,两
人关系极好,所以不称嫂子一直叫姐姐。

    宝玉向院内张望尽然空无一人,连外院都也不见丫头婆子打扫。宝玉倒也不
觉奇怪,凤姐自从开始管理荣国府后,自有大大小小的家务要忙,这会子又不知
在哪里理事。宝玉出了荣国府,大门外早已有马车在哪里等候,小厮将宝玉搀上
车内,便和四名家丁驱车前往蟠香寺。

    刚刚的院子里并非没有人,其实在内院主屋内有三人正干着不可告人的事。
其中有两名女子一位是这屋子的女主人王熙凤,另一名是她的贴身大丫头平儿。
这王熙凤一双勾人的丹凤三角眼,两条柳叶眉,眉梢更是高高翘起,双颊微红满
是春意,却又透出几分女主人的威严,性子泼辣,八面玲珑,伶牙俐齿,能言善
辩,心思细腻,又善于心计,对自己喜欢的人关爱有加,对自己讨厌的人心狠手
辣,管理荣国府大小事务,赏罚分明,府里几百号下人没有一个不怕这位琏二奶
奶。平日里穿着打扮端庄大方的凤姐此时只着一条薄丝细沙长裙,裙内却是空无
一物,丰满的乳肉骄傲的挺立在胸前,两点艳红若隐若现,明明已经生产过腰腹
却依然如少女一般,不过那高高翘起的屁股又比少女多一丝妇人的韵味。相比之
平儿就更加直接大胆,整个俏人儿赤裸裸的站凤姐身旁,在整个温暖的暖阁之中
充盈着淫糜的气氛。

"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